书架:母亲的挑战

社会与妇女、性别与性研究助理教授

《做母亲的工作:女性如何管理事业和照顾孩子》(Making mother Work: How Women Manage Careers and Caregiving)

凯特琳·柯林斯让很多妈妈都哭了。这并非有意为之,但发生在她为她的著作《做母亲的工作:女性如何管理职业和照料》(Making mother Work: How Women Manage Careers and Caregiving)进行研究时。柯林斯采访了135位来自德国、瑞典、意大利和美国的中等收入妈妈,以了解她们是如何处理家庭生活和职业需求的。虽然她在每个国家都发现了惊喜,但她发现美国人最不快乐。

Making Motherhood Work Book Cover为人母

柯林斯会问这些妈妈,“好妈妈”对她们意味着什么。她回忆说:“我的很多美国妈妈都热泪盈眶,然后热泪盈眶。”“他们告诉我的是,他们觉得自己让孩子失望了。他们觉得自己在尽一切努力成为最好的父母,但却无法实现自己心中的“好母亲”。

的原因吗?由于工作的需要,许多妈妈不能花足够的时间和孩子在一起。美国是工业化国家中唯一没有联邦强制带薪产假的国家。

在德国,妈妈们至少有一年的带薪产假。相比之下,在美国,妈妈们很幸运能有12周的无薪假期,她们会责怪自己没能实现媒体大肆宣扬的“工作与生活的平衡”。柯林斯在《纽约时报》上写道:“将工作与家庭冲突定性为失衡问题……未能认识到制度是如何助长这种焦虑的。”这不是个人的失败,而是体制上的失败。

更有力的产假政策已被证明有利于孩子、配偶、雇主和母亲。柯林斯认为,如果美国真正关心家庭价值观,就需要重新审视如何支持家庭。

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,英文原版地址:https://source.wustl.edu/2019/09/bookshelf-the-motherhood-challenge/

http://petbyus.com/13302/